010-82755175
公司簡介
色亭亭丁香
Kristie Lu Stout:那华为是不是已经完全放弃美国市场了? 任正非: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放弃美国市场,我们也要争取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但是美国人民拒绝让我们服务,比如AT&T、Verizon等运营商不采购我们的产品,尽管我们有很友善的心,那也只能不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应本着开放的精神容纳世界各种力量,但是美国正在背弃这种精神,那它将来是不是还能领导世界呢? 1、Kristie Lu Stout,CNN驻香港主播、记者:任先生,感谢您邀请我们到访深圳华为总部。我非常期待今天和您的对话。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最近刚刚推出了全球最大规模的5G网络,华为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消费者对此的反应却有点不温不火,您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局面? 2、Kristie Lu Stout:虽然华为面临来自美国的很大压力,但是业务仍然保持增长。华为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也在不断提升,在中国市场以外也在赢得新客户,包括国际运营商客户。这些是不是能证明美国的打压并不能打败华为? 任正非:我们在供应链上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欢迎美国公司加大对我们的供给,然后我们大量使用它们的零部件,形成共赢。当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的时候,我们是有替代方案的,如果替代方案出来以后,已经比较成熟和稳定,那再切换回去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因此,这个时期对大家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希望美国政府要考虑一下美国公司的利益。华为公司的态度就是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不会孤立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这种封闭道路。但是,也不能说我们各方面不去努力,万一出现美国公司就是不供应零部件的情况,那我们也要生存。 任正非:我想,应该说不会有问题,但需要时间。 任正非:是的,它们是开放的。世界各国主要是在比较到底谁的5G更好,运营商是知道的,它们的政府官员也知道,只是少数政治家从政治角度出发,有他们的想法。但是,还是有人从现实主义考虑的。 所以,任何东西有先进性,它一定要造福一个地区的人类。当被造福的时候,人们就会感受到这个新技术对他们是有好处的,而不会去排斥新技术。纺织机械最初是英国发明的,当时工人们也把纺织机械当成恐怖的威胁,用铁锤把它砸掉。但是至今,全世界最好的衣服面料还是英国产的,说明先进技术对一个国家的促进就给周边国家做了榜样。我想,这种榜样的力量将来是无穷的,人们会去比较、鉴别。 任正非:我认为,政治和经济本身是可以分开的,不要混淆在一起。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国家,需要把最好的商品卖到全世界。如果你的商品不卖到全世界,全世界就有其他人会作出替代商品,那美国就丢失了这部分市场。所以,美国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心,这个世界还没人能超过你,至少短短时间里不能超过你。当然这个“短时间”可能是几十年,也可能是近百年。 第二,华为的设备很先进,耗能指标、带宽指标,特别是体积、重量上的指标,是世界上其他公司还很难达到的。比如我们的5G设备安装,手提着就可以上基站,不需要铁塔、工程吊车……这些东西,建造成本可以降得很低,这是很了不起的。欧洲有很多旧房子,不可能在上面建大铁塔,基站只能装在房顶上,如果太重了,房子承受不了。我们的设备很适合欧洲,有这么好的功能,重量又这么轻,这些国家就必然会选它。因此,我认为客户的选择会战胜美国政府的声音,尽管美国声音很大,但是客户还是会有自己的决心。 9、Kristie Lu Stout: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的要求,您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到现在已经软禁了差不多一年时间。这件事情对您的个人打击大吗?特别是作为一个父亲,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 Kristie Lu Stout:您上一次跟您女儿孟晚舟通话是什么时候? Kristie Lu Stout:在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的这段时间,你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亲近一些? Kristie Lu Stout:特朗普总统之前曾表态说,如果有助于解决中美贸易战,他有可能会介入孟晚舟一事。华为现在仍然欢迎这样的姿态吗? 第二,作为一个企业,需要有组织、有纪律,不能是一盘散沙,这点我们是向美国西点军校学习的。西点军校的老校长我见过,我对他说:“我年轻时候对美国西点军校就非常崇拜,崇拜西点军校的管理方法、教育方法,崇拜西点人的努力奋斗”。我们在公司早期建设中大量引用西点精神和方法,特别是末位淘汰,但是以前末位淘汰的打击面太大了,把普通员工也纳入末位淘汰系统,过分残酷了。现在才明白,我们需要淘汰的是管理者,而不是普通“士兵”,通过对管理者的淘汰,把压力传递到他的管理工作上去,我们就进步了。 任正非:因为香港和大陆是“一国两制”,他们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大陆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两种制度是不一样的。第一,香港的问题还是要香港自己去解决,我们的任何建议都没有意义。第二,香港问题与我们关系不密切,我们现在关心的是如何补好自己的“洞”,而不是香港问题。因为我们不是政治家,所以我们不怎么关心香港问题,只是现在不怎么去香港购物了。 任正非:不存在同不同情,因为我没有研究过他们的诉求,我不理解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要求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说“一国两制”下这种和平方式是制度允许的,不存在我对他们是否理解。但是不能作出极端行为破坏环境,这是不可取的。 任正非:我注意到卢比奥先生最近的言论。我们外交部抗议美国干涉香港内政,卢比奥先生说美国立法干涉香港是“美国内政”,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笑话。 任正非:不会,因为我们已经不做美国市场,怎么会有影响呢?我们也不打算去为美国人民服务,因为美国人民不需要我们了。 任正非:美国的贸易战和科技战与华为本身没有太大关系。至于我退不退休,我也希望在合适时间里能够解决公司的生存和发展问题,这些问题走上一定轨道以后,我会逐渐减少我的工作量。其实目前我在公司基本很少工作了,主要是常务董事会和轮值董事长们在主持日常工作。有时候他们来问我一下“你觉得这个事情怎么样”,他们不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公司的作用已经在淡化,再淡化淡化,就没有了。所以,我也不担心我怎么退出、退出的方法是什么。短时间内我可能还没有这个计划,有计划时我会告诉你。
香港台湾三级资源
熟女高潮淫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