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755175
公司簡介
久久草兽交
前两天,今日头条生机大会在北京举办。在这个与外界公开沟通最重要的舞台,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依旧未公开露面,他正在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推向台前,去年是陈林,而今年是朱文佳。 9月份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经历人事调整,其App的新晋负责人朱文佳已不再向今日头条CEO陈林汇报,改为直接向张一鸣汇报,而掌管头条还不到一年的陈林,则将精力全部转向字节跳动内部大量的创新业务。 回顾今日头条近一年来的人事变动,这已不是第一次经历App负责人的转换。 早在2018年11月17日,今日头条的CEO由张一鸣变更为陈林。2018年4月,今日头条发内部信确认公司未来将使用字节跳动和Bytedance的品牌名称,不再使用"今日头条"代表公司的品牌形象和对外活动。但这一名称上的变化,当时并未在公开活动中被广泛提及,也没有被大众所注意。 被边缘化的"今日头条",内容是始终迈不过的槛 近两年来,今日头条频繁地被监管部门约谈整改。责令、关停、约谈、整改、处罚、下架、上架…… 这些字眼或多或少都和今日头条关联起来。这些现象的发生,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今日头条的资讯内容踩到红线。 2018年3月,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报道今日头条为谋求利益,利用二次跳转,引诱消费者点击虚假广告步入圈套,通过违法行为一天可获利高达百万。4月,今日头条又因为涉黄再次登上风口浪尖,被监管部门下令整改,在应用商店下线一周不能下载。同月,今日头条旗下产品火山小视频被曝光出现大量"艳舞"、"黄色视频",更有许多未成年少女以"未成年孕妈"作为噱头在火山小视频进行直播,火山小视频被监管要求整改。 上一周时间,因为今日头条站外搜索结果中出现诋毁革命英烈方志敏同志的不良信息,而被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 某易观分析师曾表示,"今日头条在这两年的监管之下,名声一直不太好,再加上资讯类平台的敏感内容,一再压到到监管红线,此番的行业整顿会带给用户很不好的体验。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今日头条这两年的重心又转向了海外,所以更想要摆脱掉这个形象,如果说被边缘化也是不争的事实。" 不断拓展边界是今日头条一贯的战略方针。在依靠低俗内容持续吸取流量和维持业务发展之外,头条系也在不断上马新业务,希望通过内容生态布局来支撑上市和高估值。 然而事实证明,字节跳动烧钱研发的手机、社交、教育、电商、金融、游戏等产品的表现也并不突出。目前,社交(多闪、飞聊)、内容社区(懂车帝)、企业服务(Lark)、教育(gogokid、aiKID)等,都并未在市面上掀起太大风浪。 如果说今日头条的各种创新业务流年不利,归结为"转型阵痛"的话,连今日头条起家的生命线"信息流"这一老本行也每况愈下,被百度信息流所超越。 2018年,今日头条的信息流广告只实现了500亿的营收,其中广告收入增速大幅下滑超过预期。而根据易观提供的预估数据显示,2019年1月到6月,今日头条的月活人数分别为2.88亿、2.62亿、2.50亿、2.64亿、2.79亿、2.86亿,月活人数增长已然陷入停滞。 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百度信息流的奋起直追。在信息流玩家中,百度算是入局比较晚的。然而即便这样,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百度信息流的日常活跃用户数量增加了182%,在去年第二季度,一跃成为行业内最大的信息流应用。而来自今年百度Q2财报的数据则显示,今年二季度,百度信息流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33%。 在多重压力下,2019年的字节跳动仍然给自己定下了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然而一面是因为低俗内容频频被监管层盯上,逐渐被内部边缘化;一面又是信息流业务大幅下滑,DAU见顶,被竞争对手赶超,而在诸多创新领域的试水均面临着"碰壁"。字节跳动今年真真正正阐释了什么叫做"内忧外患"。 当今互联网寒冬之下,内忧外患的字节跳动,或许该从自己的产品生态和技术创新入手,否则大浪淘沙,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没。 据香港“橙新闻”19日报道,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表示,自愿离开人士当中约400人为成年人,约200人为未成年人。他批评,有暴徒自己不愿承担后果,威吓自愿离开的人,要其他人跟着一起继续犯错。还有暴徒向理工大学校园不同出入口投掷汽油弹,危害想离开校园者的安全。 此外,郭嘉铨表示,昨晚有暴徒在理大通过游绳到天桥逃走,警方在现场设封锁线和实时追截,拘捕37人,其中包括协助暴徒的司机。 郭嘉铨还提及,昨晚全晚都有人以声援理大为借口,到处破坏,不断向警方掷汽油弹,理大附近的佐敦和尖沙咀,市面被烧至满目疮痍。昨日弥敦道的暴徒扔向警方的汽油弹数目更多和更密集,附近的小巴和私家车受到波及被烧毁,校园内亦有暴徒威胁和攻击记者,交出记忆卡,并向记者扔汽油弹,有记者受伤。
色狼乱伦在线视频
哥哥去色情三级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