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755175
公司簡介
奸淫洗澡的姐姐
前两天,今日头条生机大会在北京举办。在这个与外界公开沟通最重要的舞台,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依旧未公开露面,他正在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推向台前,去年是陈林,而今年是朱文佳。 回顾今日头条近一年来的人事变动,这已不是第一次经历App负责人的转换。 早在2018年11月17日,今日头条的CEO由张一鸣变更为陈林。2018年4月,今日头条发内部信确认公司未来将使用字节跳动和Bytedance的品牌名称,不再使用"今日头条"代表公司的品牌形象和对外活动。但这一名称上的变化,当时并未在公开活动中被广泛提及,也没有被大众所注意。 被边缘化的"今日头条",内容是始终迈不过的槛 频繁的人事变动,两位核心人物的相继退位,转战字节跳动其他创新领域……毫无疑问,今日头条App正在内部经历着被"边缘化"的历程,究其原因,与其处处充满着虚假广告、不实信息、低俗内容等,被监管层盯上不无关系。 近两年来,今日头条频繁地被监管部门约谈整改。责令、关停、约谈、整改、处罚、下架、上架…… 这些字眼或多或少都和今日头条关联起来。这些现象的发生,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今日头条的资讯内容踩到红线。 2018年3月,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报道今日头条为谋求利益,利用二次跳转,引诱消费者点击虚假广告步入圈套,通过违法行为一天可获利高达百万。4月,今日头条又因为涉黄再次登上风口浪尖,被监管部门下令整改,在应用商店下线一周不能下载。同月,今日头条旗下产品火山小视频被曝光出现大量"艳舞"、"黄色视频",更有许多未成年少女以"未成年孕妈"作为噱头在火山小视频进行直播,火山小视频被监管要求整改。 对此,《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矛头直指用算法推送劣质低俗内容的今日头条以及旗下产品,批评其通过满足人们猎奇心理获取高额流量,造成舆论生态劣币驱逐良币。人民日报指出,要实现网络环境的风情气正,必须纠正"算法没有价值观"的判断,落实平台责任。 某易观分析师曾表示,"今日头条在这两年的监管之下,名声一直不太好,再加上资讯类平台的敏感内容,一再压到到监管红线,此番的行业整顿会带给用户很不好的体验。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今日头条这两年的重心又转向了海外,所以更想要摆脱掉这个形象,如果说被边缘化也是不争的事实。" 新业务流年不利,"老本行"被百度信息流赶超 不断拓展边界是今日头条一贯的战略方针。在依靠低俗内容持续吸取流量和维持业务发展之外,头条系也在不断上马新业务,希望通过内容生态布局来支撑上市和高估值。 然而事实证明,字节跳动烧钱研发的手机、社交、教育、电商、金融、游戏等产品的表现也并不突出。目前,社交(多闪、飞聊)、内容社区(懂车帝)、企业服务(Lark)、教育(gogokid、aiKID)等,都并未在市面上掀起太大风浪。 如果说今日头条的各种创新业务流年不利,归结为"转型阵痛"的话,连今日头条起家的生命线"信息流"这一老本行也每况愈下,被百度信息流所超越。 2018年,今日头条的信息流广告只实现了500亿的营收,其中广告收入增速大幅下滑超过预期。而根据易观提供的预估数据显示,2019年1月到6月,今日头条的月活人数分别为2.88亿、2.62亿、2.50亿、2.64亿、2.79亿、2.86亿,月活人数增长已然陷入停滞。 在多重压力下,2019年的字节跳动仍然给自己定下了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然而一面是因为低俗内容频频被监管层盯上,逐渐被内部边缘化;一面又是信息流业务大幅下滑,DAU见顶,被竞争对手赶超,而在诸多创新领域的试水均面临着"碰壁"。字节跳动今年真真正正阐释了什么叫做"内忧外患"。 当今互联网寒冬之下,内忧外患的字节跳动,或许该从自己的产品生态和技术创新入手,否则大浪淘沙,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没。 据香港“橙新闻”19日报道,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表示,自愿离开人士当中约400人为成年人,约200人为未成年人。他批评,有暴徒自己不愿承担后果,威吓自愿离开的人,要其他人跟着一起继续犯错。还有暴徒向理工大学校园不同出入口投掷汽油弹,危害想离开校园者的安全。 郭嘉铨重申,警方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理大事件,并灵活、弹性以人道方式处理,警方不会实时拘捕自愿离开校园的未成年人士,会先拍照及登记资枓,但会保留追究权利,而对成年人会实时拘捕。他还提到,昨日及今日已先后安排红十字会人员到校园内照顾伤者,并安排数十名中学校长、老师及社署人员进校,照顾未成年人士的福利事宜。 此外,郭嘉铨表示,昨晚有暴徒在理大通过游绳到天桥逃走,警方在现场设封锁线和实时追截,拘捕37人,其中包括协助暴徒的司机。
插拔插拔网图片
辣妈熟女人妻小说
网站地图